茅益民坦言,在临床上有时很难区分到底是中药还是西药,还是两者共同因素引起的肝损伤,更何况其论文只是回顾性研究,研究本身的缺陷和局限性是无法避免的,“正因为如此,我们在研究中碰到中药和西药同时应用的病例,分析时会客观地对两者去分别计算,不存在仅将肝损伤直接归因于中药。”

“我不会关注下一个季度或者下一年度的销售金额大小,我关注的是几亿人在实际使用iPhone而且生活中离不开这款手机。我认为iPhone的价值被严重低估了,应远超1000美元的销售价格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