平昌冬奥会在媒体运行这一环节的确没有体现出与国际接轨的一面,主新闻中心位于平昌,而媒体村在江陵,两地相距45分钟车程,还经常堵车。更要命的是,媒体巴士司机基本不会英语,车上也不配备志愿者,沿途不报站,站点车牌无明确指示这是哪一站,往返两趟班车的站牌居然在百米开外(且无人指引)。加上广为诟病的冰上项目裁判判罚尺度不一,对东道主有偏颇之嫌等问题,也为这一届在韩国举办的冬奥会减分不少。

五是软硬兼施侵占财产。当债务垒高到一定金额时,犯罪嫌疑人自行或雇佣社会闲散人员,采取“软暴力”手段侵犯受害人合法权益,滋扰受害人及其近亲属的正常生活,以此施压;或利用虚假合同、欠条、银行转帐记录等证据提起民事诉讼,向法院主张所谓的“合法债权”,进而达到侵占受害人财产的目的。